4月 112017
 

IPv6 更快有两个原因。第一点,像 iOS、MacOS、Chrome 和 Firefox 这样的主流的操作系统或者浏览器,在它们使用 IPv4 连接的时候,会强加一个 25ms~300ms 的人工延迟。第二点,某些仅支持 IPv6 的移动终端网络就无需进行 v4→v6 或 v6→v4 这样的翻译以使用户成功访问仅支持 IPv6 网络的站点。国内三大运营商也已制定分阶段的下一代互联网发展规划,并在全国 30 多个城市重点升级改造了公众互联网、专用业务承载网以及 3G/4G 移动分组域,并加快 IDC 数据中心以及自营业务平台的升级改造,目前已发展 IPv6 用户超过 1100 万。

4月 082017
 

” 之前谷歌,苹果和火狐都因为 StartCom 被沃通悄悄收购而撤销了信任。StartCom 在官网表示其会在 4 月 10 日使用新网站 https://www.startcomca.com/ 发行新的证书。问题是使用 Chrome,火狐或者苹果设备访问 https://www.startcomca.com/ 都会显示证书被吊销,而禁止访问。证书被吊销的警告比自签名证书的警告还要严重。因为自签名证书的警告用户可以忽略并继续浏览,而如果采用 StartCom 的证书,警告证书被吊销没有办法忽略,用户没有办法继续浏览。”

4月 062017
 

百度分享本地化资源包下载:https://github.com/hrwhisper/baiduShare
static 解压后丢到站点根目录下即可。
然后对应的百度分享代码中,把http://bdimg.share.baidu.com/改为 /

即:
.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改为
.src=’/static/api/js/share.js?v=89860593.js?cdnversion=’+~(-new Date()/36e5)];

3月 142017
 

清津这个城市有着不太好的名声,自然条件十分恶劣,即使按照北韩的标准,也没什么人愿意选择居住在这座城市。这个城市的五十万居民就见缝插针的挤在山脊与蜿蜒的日本海(北韩人称之为东海)海岸线之间那一片狭长的地带。沿着海岸线,礁石密布,景色非常美丽,波光粼粼之下,是一片幽深刺骨的海水,然而,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坚固的渔船,打渔将变得非常危险。山间终日的狂风使得地里长不出什么庄稼,冬天气温也会降至华氏四十度以下。只有沿着海岸,地势低洼的地方可以种植水稻,大米不仅仅是朝鲜人的主食,还是朝鲜文化的精髓,一切都围绕大米展开。历史上,朝鲜人衡量成功的标准之一就是你离权利中心的距离,这也是亚洲的一个悠久传统,人们都想远离穷乡僻壤的乡下,来到皇城根儿的脚下。清津几乎位于朝鲜版图之外,是朝鲜最北的一个城市,以至于从清津到俄罗斯远东城市海参崴比去平壤近多了。时至今日,清津至平壤之间直线距离仅仅二百五十英里,汽车却要在砂石路面的山路上,蜿蜒盘旋上三天三夜。

在朝鲜李朝时期,首都甚至更远,位于大致相当于现在首尔的位置,那些惹恼国王的大臣们都被发配到清津 – 这个王国的化外之地。因而,这个地方的人,往往都有着天生的桀骜不驯。到现在,出生于咸镜北道的朝鲜人,被认为是朝鲜人当中,最能吃苦耐劳,也最坚强不屈的。 Continue reading »

3月 092017
 

在十五岁的时候,俊相是个瘦瘦高高,勤奋好学的男孩。从童年开始,他的数学、科学的成绩就一直是最好的。他父亲,一个失意的知识分子,对孩子们的期望很高,特别是对这个颇具天赋的长子。这也是他的梦想,期待俊相能走出这个偏远的省份,到首都平壤去念大学。如果俊相晚上九点后才回家或者功课落后了,他父亲就会迅速拿出一根专门用来教训那些不听话的孩子而准备的木棒。在整个高中期间,他要始终保持在前几名,并且通过在清津举行的长达两周的艰苦考试,才能确保能考上一流的大学 ,例如金日成大学。现在,俊相刚刚开始高中一年级的学业,但是他已经开始进入职业生涯的轨迹了,所有的其他事情都要为此让步,根本没时间考虑约会啊,性爱啊什么的。青春期的躁动必须静静的等待。

俊相试图将这些胡思乱想放到一边,在这个最关键时候,他应该集中精神学习。但是无论怎么努力,他也不能将那个留着齐耳短发跺着脚的女孩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他对她一无所知。她叫什么名字呢?她是不是真的和记忆中的一样漂亮?还是那只是记忆同他开了个玩笑?怎样才能找到她呢? Continue reading »

3月 092017
 

如果看一下远东地区夜间的卫星照片,你会发现有一大片的地区很奇怪的没有亮光。这片处于黑暗的地区就是朝鲜人民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所在。

与这个神秘黑洞接壤的南韩,日本及现在的中国都闪烁着代表着繁荣的亮光。即使从数百英里以上的高空看下来,广告牌,车灯,街灯,及连锁快餐店的霓虹灯都变成一个个细小的光点,显示着人们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能源消费者在各自忙绿着。然而,在这其中,却有着一个近乎英格兰大小的黑暗地带。难以置信的是一个拥有大概两千三百万人口的国家,表现出来的却是和周围海洋一样的真空。然而,北韩就是这样一片空白。

北韩大约在一九九零年代初慢慢衰落暗淡的。随着苏联的解体,支撑社会主义联盟的廉价石油不复存在了,北韩脆弱且无效率运转的经济体系也随之崩溃。发电厂设备锈死瘫痪。电灯不再发光。饥饿的人们爬上电线杆,偷取那一点点铜线以换取食物。当夕阳西下,一切都变成了灰色,蹲在地上矮矮的房子也被夜色一点点的吞噬。整个村庄慢慢的消失在暮色之中。即使在首都平壤,这个的橱窗式的城市,夜晚当你漫步于主要街道之时,也无法看清道路两旁的建筑。

当外人凝视着今日北韩这一片漆黑的夜晚,他们可能会联想到在遥远的非洲或者东南亚某个文明之手——电,尚未触及的村落。然而北韩却不是一个未开化的国家,它是一个末落的发达国家。

沿着任何一条北韩的主干道,抬头即可发现他曾经的辉煌及怎样的失落 – 那些摇摇欲坠的输电线,锈迹斑斑的铁塔证明着,电网曾经覆盖着整个国家。

北韩中年以上年纪的人都记得,曾几何时,他们比在南韩亲美的表亲有着更多的电力(这也意味着更多的食物),然而,现在他们 Continue reading »

3月 092017
 

2001年,我被派往首尔,作为《洛杉矶时报》的特派记者,报导区域涵盖北韩及南韩。

在当时,作为一个美国记者,访问北韩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即使千方百计得以访问北韩,我发现要完成一个报导也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访问北韩的西方记者们通常都会被指派一个所谓的“看管”, 他的工作就是确保不发生任何没有官方批准的交谈。同时,访问者所参观的地方都是事先经过精心挑选。同当地普通市民接触是绝对不允许的。 在照片及电视里,有关北韩人的形象,不是机器人似的、整齐划一的正步阅兵,就是出现在为歌颂领袖而举行的大型团体操中。我久久的凝视着这些照片,试图探究这些面无表情的面孔后面可能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

3月 092017
 

《我们最幸福:北朝鲜人民的真实生活》(Nothing to Envy: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是《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访问6位来自朝鲜清津市的脱北者后,于2009年出版的半小说形式报导文学书籍。

书名由来
本书的标题取自1961年创作的一首北朝鲜童谣《世上无所羡慕》(세상에 부럼 없어라)。黄煜文翻译、麦田出版发行的中文版根据英文译名(Nothing to Envy)辗转意译成《我们最幸福》,与歌名原意有所偏离。

内容
德米克曾访谈超过100位脱北者,最后把内容聚焦在清津市,因为作者打算描述朝鲜首都平壤以外地区。书中事件包含了朝鲜饥荒。最后一个章节则是描述角色到达首尔之后的生活,以及朝鲜2009年货币改革的影响。

书中角色
本书描述的六位脱北者(均为化名):
宋太太:一位家庭主妇[6]。
玉熙:宋太太的女儿。
美兰:一位韩国战俘的女儿,因此在朝鲜“出身不佳”[7],难以提升社会地位。然而在脱北之后由于与韩国亲戚的纽带关系,因此生活较大部分脱北者顺利。
俊相:日本朝鲜族后代,朝鲜的大学生。是美兰在朝鲜时的男朋友。
金赫:被父亲送到孤儿院的孤儿。
金医生:在中国有亲戚的朝鲜医生。

获奖
本书于2010年获得塞缪尔·约翰逊奖和2010年英国年度图书奖。

目录

作者序
第一章 黑暗里,手牵手
第二章 不洁之血
第三章 真正的信徒
第四章 陷入黑暗
第五章 维多利亚式的罗曼史
第六章 神的黄昏
第七章 酒瓶当点滴
第八章 手风琴与黑板
第九章 好人命不长
第十章 妈妈的发明
第十一章 流浪的燕子
第十二章 人人自危
第十三章 井底之蛙
第十四章 那条河
第十五章 顿悟
第十六章 买来的老婆
第十七章 睁大眼睛,闭上嘴
第十八章 应许之地
第十九章 故乡里的陌生人
第二十章 团聚